小编推荐不容错过的盛会:2017(第四届)健康管理产业峰会

在日前举办的首届国际智能医疗大会上,“微医家庭医疗服务体系”的发布夺人眼球。

该体系以“基地+网点+终端”为架构,协同微医线上线下的医疗服务能力,通过智能健康终端输送到个人、家庭、机构等多种医疗健康场景,为亿万家庭和用户提供便捷、主动、全程的家庭医疗服务。


基地:7年织就医疗网络

在家庭医疗服务体系中,基地指微医在全国范围内自建、合建的医疗机构,包括2400家协作医院及区域医疗中心、19家微医互联网医院、以及3年内将建成100家的微医全科中心。

作为一家互联网医疗出身的创业公司,微医通过其挂号问诊业务,已然改变了传统的线上流量靠搜索引擎的局面,将自身打造成为线上医疗入口。

不满足于将医院窗口外移带来就医流程的优化,微医探索通过互联网医院,缓解医疗资源分布失衡难题。自2015年12月成功落地乌镇互联网医院后,微医先后在全国搭建了19家互联网医院,有效推动优质医疗资源下沉,提升医疗服务可及性。

然而,作为分级诊疗政策的拥趸者,微医创始人廖杰远发现企业自有医疗服务架构中少了一环——“谁来承担首诊、分诊的功能?”微医创始人廖杰远

按照国际经验,全科医生作为居民健康的“守门人”,应承担首诊和转诊功能。全科医生制度在全球50多个国家发展成熟。以英国为例。英国以占医生总数40%的全科医生,承接全国90%的就医需求(英国采取全科医生强制首诊制度,医院只接受转诊和急诊患者),却只花费约8%的医疗经费。值得注意的是,英国取得如此高效的成绩,在一定程度上归功于其全科诊所由政府投入、个体经营,既保证充足的资金来源,又充分实现市场化竞争。

回望国内,我国全科医生人才缺口较大,截至2016年底,全国仅有约20万全科医生,占医生总数的6%。同时,广阔的基层就医需求和大型公立医院为常见病、多发病所累的局面,迫切需要完善全科医疗服务,改变现有就医格局。但是,单纯依靠公立医疗资源效果有限,还需社会力量加入。

为此,2017年5月,国务院办公厅出台《关于支持社会力量提供多层次多样化医疗服务的意见》,开创性地在国家层面首次提及鼓励社会资本发展全科医疗服务,并“鼓励社会办全科诊所提供个性化签约服务,构建诊所、医院、商业保险机构深度合作关系,打造医疗联合体。”

在政策与市场的双重召唤下,微医全科顺势而出,成为微医医疗基地中的基础性力量。继2017年3月,微医首家全科中心在杭州市萧山区开业后,微医全科已陆续在北京、济南、南京、成都、深圳等地完成选址。未来三年,微医共将在全国铺设100家全科中心,并将考虑多种建设模式,包括自建、合作、托管、加盟等。

为了支持全科中心业务在祖国各地开花结果,微医还积极推进人才战略。2016年4月,微医与复旦大学医学院全科医学系主任祝墡珠共建“微医全科学院”,培养专业化的全科医生。同时,廖杰远还透露,微医得到教育部的大力支持,将参与国内唯一一所健康管理大学——海南健康管理学院的筹建,并计划将其打造成面向全国的全科医生培养基地和基层医生继续教育平台。

网点:拓展基层医疗能力

在基地支撑下,包括药诊店、社区卫生中心在内的1.8万家医疗服务网点,可谓是家庭医疗服务体系中的接诊点。

日常的小病小痛,多数人不会选择去医院就诊,而是到药店咨询拿药,期待在药店获得专业的用药指导。然而受制于专业人才和服务能力的缺失,药店能够为患者提供的医疗服务十分有限。

类似的难题也出现在社区卫生中心等基层医疗卫生机构。门诊和住院量不足、病床使用率低等,正是当前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窘境,很大一部分原因亦归于医疗人才和能力的不足。

微医颇为敏锐地察觉到市场契机,并通过平台7年来积累的医疗资源,为药店和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输出服务能力,使其成为微医家庭医疗服务体系中的重要一环。

以药诊店为例。微医于2016年3月开始着手推进“药诊店”项目,以互联网+药店模式,连接乌镇互联网医院资源,升级药店的医疗服务能力,满足患者的基本医疗需求。

到今年6月份,微医“药诊店”项目已合作1.8万家药店。通过微医为药诊店专门设计的接口及应用,合作药店可登录乌镇互联网医院药店系统,为患者提供精准预约、远程诊疗、电子处方等服务;同时,微医还为药诊店专门配置线上值班医生资源,包括线上常设值班医生为2000人,以及其他签约乌镇互联网医院的医生可抢单接收药诊店的咨询需求。

根据微医公布的数据来看,“药诊店”项目能够明显提升药店的服务能力。以漱玉平民为例,每天约有2000多张处方,从乌镇互联网医院输出到双方合作的700多家门店中。

另外,药店选择接入微医“药诊店”项目,还看重该模式带来的销量提升。“我们与药店的合作,将使普通药店具备预约挂号中心、诊疗中心、电子处方中心、检查检验中心四大功能,从而使药店获得价值、利润、流向这三方面质的增长。”廖杰远曾这样分析“药诊店”项目的意义。

值得一提的是,“两票制”政策全国推进,处方外流成大势所趋,将为院外医药零售市场带来万亿增量。能否承接处方外流的关键点,在于药店能否获得合规的处方来源。微医旗下乌镇互联网医院是少数几家拥有电子处方资质的互联网医院之一,自然能为其所覆盖的“药诊店”带来红利,进一步拓展药店业务内容。

同时,随着微医智能健康终端的发布,微医现已覆盖的1.8万家药诊店和社区卫生中心,将以更方便、更直观、更智能的硬件设备,逐浪互联网医疗带来的产业链升级。据悉,未来该设备还将作为开放接口,连接血压计、血糖血脂仪等辅助硬件,实时上传患者的相关健康指标。


终端: 一键呼叫医生

作为连接基地、网点与患者的重要介质,微医联合九爱科技共同研发的系列智能健康终端产品(包括家庭版、药店版、机构版),成为其家庭医疗服务闭环的最后一步。

不久前,微医战略投资智能终端制造商——九爱科技,以开放微医医疗服务能力。双方合作研发的成果在首届国际智能医疗大会现场一经发布,便吸引众多与会嘉宾试用。尤其是终端屏幕上硕大的“一键看医生”按钮,既足够显眼又容易操作。发布三日内,该终端的预定量便超过40万台。

廖杰远向与会嘉宾演示智能健康终端

“我对于健康终端的唯一要求就是,我年迈的父母能够用得溜。”廖杰远对于健康终端的需求朴素又明确,“有了这个终端后,家里的老人、小孩、孕妇无需四处奔波,有需要时即可一键呼叫家庭医生。而我们这些在外奔波打拼的人们,再也不用担心家中老小的健康问题。”

结合微医遍布全国的医疗基地和网点,通过微医健康终端,对于常见病患者,可直接视频问诊、在线购药、在线刷医保;对于急重病患者,可由全科医生协助预约,在服务基地便捷就诊;对于疑难杂症患者,还可联通“北上广”或海外医院实现远程会诊,一站式满足用户在健康管理、医疗服务、健康消费和健康保险在内的全方位服务需求。同时,微医还会为用户建立云化健康档案,依托可穿戴设备和智能健康终端,持续监测用户生命体征,主动提供全程健康管理,提升用户和家庭的健康管理水平。

这不由得使人联想到美国凯撒医疗集团。作为一体化医疗模式(Integrated Care)的代表,美国凯撒医疗集团在服务流程中,让其会员可以在基础医疗、专科治疗和复杂治疗之间顺利转诊,患者的数据、病史和支付方都是相通的,以此形成一个自有的完整医疗体系,为会员们提供全方位一体化的医疗健康服务。截至2013年,凯撒医疗集团在美国拥有900万名会员。

实际上,连通就诊+数据+支付等的会员服务,正是微医在家庭医疗服务体系中坚持推广的模式。刚刚开业半年的微医全科萧山中心现已积累年费会员超500名,并针对不同需求的用户推出儿童健康计划、家庭健康计划、企业体检服务等一系列产品套餐。

值得一提的是,在首届国际智能医疗大会上,微医还发布了基于微医云开发的“睿医智能医生”和“华佗智能医生”两大医疗AI产品。目前开方量超160万张的“华佗智能医生”已在浙江11个地市400多家中医馆使用,让基层中医拥有“国医大师”级的中医辩证论治能力;“微医智能医生”在糖网病等辅助诊断上的准确率和特异性已具备国际领先水平,将为基层全科医生输出智慧。

“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希望能够在微医的体系内,全面实现人(患者/医生)同步、数(数据/病历)同步和钱(医保/商保)同步,那时原来一定要到医院看的医生,在家里就能看到了。”廖杰远对于医疗的未来模式和微医的发展方向清晰而坚定。他表示,微医用了七年时间,建立起从基地到网点再到终端的家庭医疗服务体系,就是希望响应“健康中国”战略,携手药企、险企等机构打造医健产业链,带动亿万家庭,开启中国家庭健康时代。


2017(第四届)健康管理产业峰会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